【直通车】工作·房屋·理财·教育·医疗·美食·时尚·旅游·华社·青年学会·工商·关于我们·发行点
用户名 密码  
  20060912星期天 温哥华 多伦多 繁体 ENGLISH  
专栏作家
枫华笔会
加华文学
东西文化
乔奇
丁果
古言
姚永安
枫言
洪业
黄非祸
李牧
俞力工
李国政
务秋
陈屹
辛子
逸立
周夏
华生
黃蘅玉
王铁柱
胡不归
洛保罗
施化
辛子
张石
袁军
杨立勇
凡凡
上官天乙
卢群毅
您的位置:专栏 > 加华文学
〖书香盈室〗不是书简的《温哥华书简》

林绍贞  2007-01-05 13:05  

《温哥华书简》封面
人称“潘子”的芝加哥大学博士潘铭燊,1990年初以前出版的著作、包括考据与索引《红楼梦人物索引》在內,总共出版了十余种,不能不说是著作等身的学院派学者作家群中,颇為突出的一位。可他却是以擅写杂文著称的饱学文士。说他学识渊博或许不符实际,因為有关人造卫星的构造他未必懂得﹔说他在他所从事的那一行中,对老本行学冠中西,或许更符合他的身分吧。但他留给我的印象,確实是学冠中西的。

因此,当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初读完了这本《温哥华书简》,就觉得他是 “只要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那一类的学者型作家了。当年他在香港的行家称他 “潘子”,据我的理解,“子”除了是一种尊称,大抵也是和 “先生”等同的。孔仲尼死了以后,我们就叫他孔子叫到今天。不过,“子”也可以解作著书立说,代表一个流派的代表人物。那么潘子是那一个流派的代表人物呢?根据我以往读过四、五本他的杂文集的经验所得,他的自我挖若与幽默讽刺的笔调,阅读时要仔细留心才能以领受。不妨以这本不是书简的《温哥华书简》為例,他不打自招,说这本书形式上的真正 “书简”只有一篇,那就是第一篇《初来重到》。

其余57封不是信的杂文,他偏偏不称之為杂文或小品文,却归纳為“没有收件人的信”。我起初不觉得是甚麼一回事,后来细心一想才知道上了他的幽默当。每一位读这本书的读者,都是他在信上谈心的 “收件人”!这是自我推销的上策。我不知道这本在温哥华写作、却在香港发表和出版的《温哥华书简》,是否已经断市十几年;我读时候,確实是不期然地自我代入了是他的 “心上人”,急不及待展读的。

他写移民初来报到的旅舍蜗居(页6),就令我笑得几乎眼泪直淌。潘子说那间面积百多呎的蜗居无处非镜,像隋煬帝的迷楼。书枱 “面积只有八本小册子那麼大小。用来写信,连乡愁也载不下。”至於窗外的露台,连燕雀也不屑一顾,“竟放了一面逍遥桌、两张安乐椅。”要享用这个露台,潘子说只有两个方法:一是站在椅上,二是把椅子顶在头上!你说他是不是既幽默也挖苦?他还说,温哥华的贫穷定义只是 “非富”(页48),说来也合理极了。我知道一些天天搜断枯肠,摊大手板领救济的“穷鬼”,每月向政府白拿1500元,屋租更由政府代為缴交!在我们的社会裡,这样的 “非富”阶级多得很呢!他讚美温哥华优美寧謐,有说不尽的山青水秀。上有耶和华,下有温哥华! “上帝啊!倘若地狱像温哥华,我寧可进地狱了!”(页52)。他1979年第一次来 “回气”兼回港,看见了这座加拿大西岸第一大城,自称有惊艷的震撼力。

像他这样的一位杂文作家,我称他為“幽挖派”,是这一派杂文的代表人物,幽默加挖苦是正他杂文的风格与特色。他讲洗衣(页78)讲脱髮(页80),也讲得妙过阿妙!过了17年,温哥华的城市面貌,早已大大不同。像巨龙一样直捣苍天的天车sky train,快要直通温哥华国际机场了。买白砂糖也很方便,不必一买就是4000克那种 (页122)。莫说他那位朋友,4000克白砂糖,也够我用一生啊!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中国新闻网·江苏侨网·The Linguist·江南房吧·中国亚洲股市网·BC Restaurants·中国国际教育网·富兰克林英文学院
版权所有 © 环球华报网站 2001-2006
CopyRight © 2003 Global Chinese Pres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关于我们 发行点 联系我们 客户登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