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车】工作·房屋·理财·教育·医疗·美食·时尚·旅游·华社·青年学会·工商·关于我们·发行点
用户名 密码  
  20060912星期天 温哥华 多伦多 繁体 ENGLISH  
专栏作家
枫华笔会
加华文学
东西文化
乔奇
丁果
古言
姚永安
枫言
洪业
黄非祸
李牧
俞力工
李国政
务秋
陈屹
辛子
逸立
周夏
华生
黃蘅玉
王铁柱
胡不归
洛保罗
施化
辛子
张石
袁军
杨立勇
凡凡
上官天乙
卢群毅
您的位置:专栏 > 加华文学
记忆的丝线

江嵐  2007-02-02 16:02  环球华报
12月初,决定圣诞假期到佛罗里达去渡假,让孩子们见识一番迪斯尼大世界。行程安排好以后,家裡最兴奋的不是两个稚龄的女儿,而是我。

我倒不是一个很喜欢出门的人。恰恰相反,我天性十分惫懒,天底下最热衷的事莫过于睡懒觉。只要有觉可睡,脸可以不洗,饭也可以不吃,就那样赖在床上一整天一整天地睡下去,不亦乐乎!至于别的活动和事情,比如逛街或者打牌,对我都是可有可无。说到旅游呢,我也没有走遍天下的宏愿。但迪斯尼是不同的,我对那个地方有种近乎天生的特殊嚮往。

早在大学时代,就梦想着要走遍每一个迪斯尼乐园。大学毕业以后,正值老阳要来美国留学。我的专业是日语,又得到一个薪资条件和发展机会都很不错的职位,不愿意放弃。便对他说我要再过个两三年再出来。这和他的想法当然有出入,于是他少不得要苦口婆心地劝说我改变初衷。而迪斯尼,便是被他利用的诱饵之一:“你看,美国有两个迪斯尼,佛罗里达那个还是祖宗!”——结果他到密西根入学仅仅半年之后,我就来陪读了。当然绝不止衝着美国有个佛罗里达,佛罗里达有迪斯尼大世界而来的。不过我对迪斯尼之情有独钟,由此可见一斑。
和我的亢奋相比,孩子们的反应显得不够热切。我认为那是她们孤陋寡闻,对迪斯尼一无所知,决定要把她们的情绪好好调动一下。于是这天晚上给她们洗完澡,安置她们上了床,我们母女三人挤在床上。我没有照例接下去给她们讲《西游记》的故事,而是翻出了一本影集。那本影集的封面,有我自己标注的时间:1989-1991。

这些年因公因私,我去过迪斯尼大世界三次。91年圣诞节,我到美国10个月之后,是刘姥姥一进大观园。那时我们刚刚还清为老阳出国交培养费所欠下的债务,穷得叮噹响,但他还是坚持不让我继续打工。从密西根上半岛开车南下,带我去嚮往已久的地方,过我们婚后的第一个圣诞节。

我把照片逐页翻开,指点给孩子们看:魔术王国的圣诞大游行、灰姑娘城堡、米高梅影城……照片上我和老阳两个人笑容可掬,其实那一趟旅程不能算十分圆满愉快。并非什么客观的原由,只因为我那鞭炮一样,碰一下就炸的臭脾气。再加上当时既还没有适应异乡的生活,也还没有适应“妻子”这个角色,我的情绪很不稳定,变本加厉地脆弱敏感。这些洒满阳光和笑容满面的照片后面,是我动不动使性子,发脾气。老阳则一路不断地陪小心,委曲求全。

“哇,妈妈!那个时候你好年轻啊!”四岁的老二煞有介事地发表议论。
[1]  |  [2]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中国新闻网·江苏侨网·The Linguist·江南房吧·中国亚洲股市网·BC Restaurants·中国国际教育网·富兰克林英文学院
版权所有 © 环球华报网站 2001-2006
CopyRight © 2003 Global Chinese Pres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关于我们 发行点 联系我们 客户登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