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车】工作·房屋·理财·教育·医疗·美食·时尚·旅游·华社·青年学会·工商·关于我们·发行点
用户名 密码  
  20060912星期天 温哥华 多伦多 繁体 ENGLISH  
专栏作家
枫华笔会
加华文学
东西文化
乔奇
丁果
古言
姚永安
枫言
洪业
黄非祸
李牧
俞力工
李国政
务秋
陈屹
辛子
逸立
周夏
华生
黃蘅玉
王铁柱
胡不归
洛保罗
施化
辛子
张石
袁军
杨立勇
凡凡
上官天乙
卢群毅
您的位置:专栏 > 加华文学
中国象棋与消遣人生

文野长弓  2007-02-02 16:02  环球华报
古人博奕相称﹐似有赌博之嫌,但我不以為然。60年代末﹐我曾写了一篇题為《胜与败》的文稿。曰﹕“號称高明的棋手﹐常以五局四胜自豪。殊不知﹐从全局看﹐他是胜者﹔从局部看﹐他是败者。他胜中有败﹐对手败中有胜。我赞赏那种“胜然后知不足”的棋手。向败者虚心討教一局﹑一著棋失败的教训﹐这才堪称高明。”

然而﹐棋迷看后嗤之以鼻。说﹕“下棋之於多数人﹐只是消遣而已。换言之﹐它是茶余饭后的一种游戏。別以為双方捲著袖口﹐煞有介事地高喊要大‘杀’一场﹐可战场上的气氛,从来就没有‘决胜负於须臾之时﹐转生死於呼吸之间’地严肃与紧张。它允许一方边抽烟﹐边出招﹐边说趣﹔另一方边喝茶﹐边接招﹐边作笑。其所以使许多人乐此不疲。倘若一方顾虑自己‘一著不慎﹐满盘皆输’而久久举棋不定﹐另一方為了‘虚心討教’﹐而暗自把对方的每一著妙棋都研討一番﹐以后再来接招﹐结果把一笑置之的‘斗鸡式’游戏﹐搞成严肃认真的‘乌龟式’竞赛。如此﹐岂不大煞风景﹗”

下棋不过是一种游戏,此话不无道理﹐何况贤者亦不免。记得梁实秋先生在《麻將》一文中就引任公先生一句名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 梁实秋先生说﹕“读书兴趣浓厚﹐可以忘寢废食﹐还有功夫打牌?打牌兴亦不浅﹐上了牌桌全神贯注﹐焉能想到读书?二者的诱惑力﹑吸引力﹐有多么大﹐可以想见。”

麻將如此﹐看来下棋亦然。我就常见如下场面﹕棋局摆开﹐观者雀跃。奕者双方固然盘算或诱饵设阱﹐或明修栈道﹔或杀对方以片甲不留﹐或长驱直入一鼓擒王﹐但悔棋者每每有之。有谁去计较著棋落子不回手?更有趣的是观者﹐此刻也不顾汉河楚界上“观棋不语真君子”的规矩﹐自然分成两方﹐纷纷為各自的“主公”出谋献策﹐指点迷津﹐甚至越俎代庖。待到杀得难分难解之时﹐棒打不散。这就是古今皆然的棋迷心態﹐是局外人难以理解的。

难怪明代哲学家王守仁﹐一次棋癮上来﹐忘了回家吃饭。其母一怒之下﹐把棋扔到河裡。王守仁伤心地哭了﹐並写了一首“哭棋”诗曰﹕

象棋在手乐悠悠﹐苦被严亲一旦丟。
兵卒隨河皆不救﹐將军溺水一齐休。
马行千里隨波去﹐士入山川逐浪流。
炮响一声震大地﹐象苦心头為人揪。

依愚之见﹐王守仁哭棋﹐说不定还暗喻為一座城池﹐一个战役中的不同人生,横遭“人祸”丧生而哭。君不见战场上无论是那横衝直撞﹐能攻善守﹐令人另眼器重之车﹔还是曲折而去﹐善于盘旋擒拿敌手之马﹔或开局破阵﹐威力勇猛之炮﹐在两军对垒中﹐总是冲锋陷阵﹐勇敢顽强﹐战功显赫。而主帅贴身护卫之士﹐和飞四方﹐管四角之象﹐虽无显赫战功﹐却是时刻忠於职守﹐常使战局转危為安。至于一生无私无畏地坚守在战斗的最前綫﹐只许进不许退的小兵卒子﹐比之战斗中可以长驱直入﹑左衝右突的车来﹐纵然本事低微﹐但缺之不可。如此可敬又可爱的特別能战斗的集体﹐不是战死沙场﹐而是无端地葬身江流﹐岂有不可惜﹑不痛心﹑不流泪之理?难怪王守仁的母亲看了儿子的诗﹐亦后悔莫及了。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中国新闻网·江苏侨网·The Linguist·江南房吧·中国亚洲股市网·BC Restaurants·中国国际教育网·富兰克林英文学院
版权所有 © 环球华报网站 2001-2006
CopyRight © 2003 Global Chinese Pres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关于我们 发行点 联系我们 客户登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