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车】工作·房屋·理财·教育·医疗·美食·时尚·旅游·华社·青年学会·工商·关于我们·发行点
用户名 密码  
  20060912星期天 温哥华 多伦多 繁体 ENGLISH  
更多今日焦点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新闻 > 今日焦点
海外华文作家巡礼:黄河的孩子朱琦

陈瑞琳  2011-09-23 12:31  环球华报

朱琦
那年,朱琦要去台湾,新书《黄河的孩子》在尔雅隆重出版,岛上一片喧腾,出版界泰斗隐地先生称此书是他平生看到的力作,不仅是“尔雅的新希望,也是两岸中国人的新希望”。载誉归来的朱琦寄书给我,那书打开来的首页正印着我当初评论他的话:“在朱琦散文中,最深刻的部分即是他纵横古今的文化大散文。他让自己站在新的文化视野上,隔着海外的时空,重新审视中国文化的传统精髓。”

话说朱琦,真是北美华文坛上的一“奇”。他的“奇”是怀揣着一张北京大学中国古典文学的博士证书竟然走到了美国。在这个号称废“文”立“工”的异土他乡,朱琦没有放弃自己,没有把自己重新锻造,他坚信中华文化的魅力,他要为自己在海外重建一片汉字复兴的绿洲。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在北加州的大洋涛声里,独立寒秋的朱琦私家斗胆开班授徒,讲授古典诗词歌赋,无论春秋寒暑,听者趋骛,弟子三千。他的思辨,他的境界,他的风采,一次次卷起“朱琦旋风”,电台有他的声音,电视有他的形象,报纸有他的檄文,他以自己独具的魅力和功力,把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在海外振臂传播,让自己的饱学诗书在西海岸异域的天空下空前地发扬光大。今天的朱琦,除了为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教授中文,还经常亲自率团,引领着海外向往中国文化的人云游在神州的大江南北,构成了一道“朱琦文化”的风景线。

我就常想,朱琦的名字应该叫“奇”才对。这个小时候在黄河岸边的葫芦庄长大的北方男儿,眼见得正在盘腿纺线的奶奶下得炕来在没腿的黄河水中摸出一条大大的鲤鱼,也曾亲历那飘浮的葫芦所串成的救生圈中所负载的世代中国农民的苦难。朱琦,就是沿着这样的黄河水,从早熟少年的忧患烦恼一路昂然北上,走进了北京,走进了中国学府的塔尖。然而,朱琦的真正之“奇”,还是他隔着千倾碧波的海洋,恍若是现代海外“幽州台”上独吟的歌手,看天地苍茫,感时空旋转,念“古人”,追“来者”,以他慨然引亢的文化系列大散文,奏响了一曲回首千古英雄的激荡旋律,犹如蓄积多年的黄河之水,从天地间滚滚而来。我曾对他说:“古今多少贤才,述而不作,世人为憾,你虽在海外弟子三千,但唯有文字,才是留给这世界真正的黄金。”

怀想在旧金山第一次相会朱琦,那是西海岸上醉人的黄昏,友人问我此来金山的最后宿愿,我说:“去见朱琦!”于是,一群人追逐着夕阳的一抹余晖,小小的车子在丘陵中翻越,终于停靠在湾区小镇一幢有松有石的房子面前,朱琦就这样披着一身暮色从曲径的深处迎了出来。

说来朱琦算是黄河水养育的北方男儿,个子颀高,却不壮硕,倒有几分江南才子的玉树临风,只是眉额间有皱纹细出,平添了些老成的沧桑。他的表情,还依然有少年的风发,声音里更如穿过千山万水的江河滔滔,激越的魅力不可阻挡。友人们纷纷慨叹:朱琦的名字在湾区虽遐迩相闻,见了真人则更添气韵。

在北美涌现的新移民作家群中,相当一部分作家更多是正面迎接西方文化的挑战与移植,他们的精神特征突出地表现为告别乡愁,纵身跳入异质文化的勇敢;另一批作家则是惊然回首,重新审视自己与生俱来的文化母体,从而在新的层面上进行中西方的文化对话,这类作家的精神特征更多地表现为理性的反思与回归。朱琦的创作,正是这后者的杰出代表。
[1]  |  [2]  |  [3]

分享到温哥华微博
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中国新闻网·江苏侨网·The Linguist·江南房吧·中国亚洲股市网·BC Restaurants·中国国际教育网·富兰克林英文学院
版权所有 © 环球华网
CopyRight © 2011 Global Chinese Multi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关于我们 发行点 联系我们 客户登入
BACK TO TOP
  计数器